😃🔫

此号只用来fo人,不产粮

天哪今天是街垒日!
发出大悲女孩的声音.jpg

一个毫无质量的改图
(以为有粮的小伙伴们抱歉了)
补作业之余放飞自我的产物
北极圈没人权系列
不要脸地蹭个tag
啦啦啦啦啦

一个假的费加罗的婚礼观后感

看的是2006年皇家歌剧院的版本
依旧不要脸地蹭tag

1.整部剧一共差不多3小时,但绝对不会让你觉得冗长,绝对不会让你有要打瞌睡的想法(当然前提是你听得进古典),就剧情来说可以说是非常紧凑巧妙了,给博马舍聚聚打call
2. 这个费加罗颜值还是挺高的,伯爵也帅,呜呜呜还有那几个男仆小哥我prprpr
3. 费加罗和苏珊娜各种小表情小细节好评,将那种年轻爱人卿卿我我的感觉完全演出来了
4. 凯鲁比诺全剧第一可爱,不接受反对意见
5. 伯爵和费加罗并列全剧第二可爱
6. 其实大概就是个伯爵被一屋子人整的故事
7. 费加罗:“你想跳舞吗,小伯爵”,伯爵:“我若是想跳舞,我想怎么跳就怎么跳”(串戏一粒沙)
8. 歌剧真的可以提供很多表情包
9. 其实我的意思是演员们表情都很到位演技爆表
10. 看伯爵被整真的非常搞笑哈哈哈哈哈(伯爵:喵喵喵?)
11. 凯鲁比诺若是真去了军营,我就真的为他感到担心(各种方面的)
12. 伯爵夫人也很可爱!和苏珊娜在一起出谋划策时看上去像闺蜜
13. 博马舍在当时就能有男女平权的思想,实属可贵
14. 演员们一边唱一边做动作真是超辛苦,而且气息超稳,近距离就会发现他们脸上汗水都要流下来惹
15. 感谢所有演员、指挥家和演奏者们!谢谢他们为我们带来这么优秀的演出!他们下凡辛苦了!
16. 再次感谢博马舍聚聚和莫聚聚!
17. Ball ball你们去看吧,真的好看,我以我的名誉作为担保!(醒醒你有什么名誉可言)
18. 在弹幕上看到很多从法扎过来的小伙伴hhh还有很多人吐槽为什么有时有字幕有时没字幕,其实是歌词重复的话就不需要字幕了
19. 暂时没有了,想到了再补充

一个假的魔笛观后感

看的是2017皇家歌剧院版的
不要脸地占tag
只是个人感觉,非常非常非常不专业

1.我一定要吹一吹这个帕帕基诺!帕帕基诺真是无敌可爱了!想要他的同款小鸭帽!
2. 王子唱歌时经常歪嘴。。。看得我有些难受
3. 夜后很美,不过可能因为太瘦了导致夜后咏叹调那里气势不是很足,我看弹幕上有人说她唱不上去有人说她这是高音气息减弱(好像叫这个?)控制得很棒,反正我一个外行人也听不懂这些orz也许按我自己的理解夜后的气势应该再凶一点。。。不过这样瘦瘦的夜后的确更符合我心中夜后的形象,感觉全场最符合我心中人物形象(只是外貌形象方面)的就是这个夜后和帕帕基诺惹
4. 细节超级棒,道具精巧得没话说,帕帕基诺衣服上的鸟屎好评,空中马车超级有feel,夜后的三个侍从向王子介绍魔笛的时候帕帕基诺低头看自己笛子的细节好评
4. 怎么感觉我一直在吹帕。。。可是他真的hin可爱呀!是我觉得全剧主角中最接近普通人的一个人了
5. 王子其实是一个非常理想化的人物,正好和普通人帕帕基诺形成鲜明的对比
6. 三个小男孩的声音很纯净,感觉小孩子可能一般是“智慧、至纯、甚至是圣洁”的象征?
7. 帕帕基娜好像是全剧里唯一穿现代服装的角色,也许是为了要突出这个角色的开放?
8. 我大概是在一片“帕帕基诺,帕帕基娜”中度过除夕夜零点的
9. 我也算是欣赏过高雅艺术的人了(躺)
10. 感谢全体艺术家的演出!无论是台上的演员还是台下的指挥家和演奏者!爱他们!
11. 我永远喜欢莫聚聚!为什么他这么年轻就离开了QAQ
12. 看歌剧真的不会睡着,旁友们不要轻易就被古典音乐吓到了,里面有很多情节还是蛮好玩的
13. 暂时没有了,想到了再补

一个假的tdv观后感

看的是b站上德英字幕的那个版本(画质使我放弃中文字幕,虽然这一版也只是比较好一点而已,毕竟德奥)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顺序混乱注意
占tag注意

1. 这个教授好可爱,全剧语速担当,以至于我需要暂停看歌词(英语渣),属于那种活泼好动(?)心态年轻求知欲旺盛的老年人,与传统里那种古板严肃的老教授相差蛮大的。以及,这个阿好软!
2. 全场最佳之一: I'm a Jewish vampire!
3. 全场最佳之二: 沙拉对小阿说:“伯爵送了我一个好东西!”然后掏出一个巨大的海绵 (我: ???
4. 其实在大蒜歌出现的时候我就应该意识到这其实是一部哥特喜剧
5. 全场最佳之三: 赫伯特和小阿嘿嘿嘿(笑容渐渐变态)
6. 旅店女仆在旅店老板死时躺在桌子上的时候(变成吸血鬼醒来之前)唱“死真是个奇怪的东西”“他活着的时候只让我觉得恶心,死的时候只是尸体发臭,然而这也不是他的错误”“他活着的时候仪态很糟糕,死后姿态却多么得体”(也许有串词),这段情节让我印象很深刻
7. 沙拉对伯爵、小阿对沙拉、赫伯特对小阿的那种迷恋之情应该是很相似的
8. 虽然之前看过简介知道沙拉最后会咬小阿,但真正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还是跳了一下
9. 教授追求科学,沙拉追求自由,小阿追求爱情(沙拉),吸血鬼追求鲜血,普通人追求金钱和名声,其实作者借伯爵之口已经说得非常明白了——从古至今统治人的一直都是人们的贪欲
10. 这版里其实最喜欢伯爵和那个旅店女仆的声音,伯爵的声音一直都很沉稳霸气(给颜总打call!),女仆唱“死亡真奇怪”那首歌的时候听得出来她的声音也是很稳中气很足的那种
11. 全场最佳之四: 伯爵与教授一起“哈哈哈哈哈”笑的时候真的超迷,伯爵还对教授说“你应该给我的这本书上签名”
12. 又一部歌词离不开Schatten的德奥剧
13. 这部剧有这么多人推还是很有道理的,所以ball ball你们快去看吧
14. 第一次看德奥剧的小伙伴要有“用爱跨越语言和画质的鸿沟”的觉悟
15. 看到有人说“吸血鬼代指的是原始的欲望,而教授代表的是理性……在欲望面前,理性的力量是如此弱小与可笑。”
16. 没了,想到了再补充

【MPB】Valentine's Time!

旁友们探险时光了解一下!

第一篇情人节贺文送给mpb!他们太好了,我爱他/她们一辈子!
Marshall Lee x Prince Gumball
大概是两个人像finn and jake一样去探险
清水,只有无脑甜甜甜(其实是干巴巴)
想营造出AT动画里的那种画风,but obviously, failed【】
文中出现的各种术语全是我瞎编的,反正噢噢大陆上的设定和地球不一样,我就放飞自我了
全篇幼儿园文笔预警,ooc预警
超无聊的,真的要点进去吗
好吧



“准备好了吗,口香糖?”穿着红黑格子衬衫的灰皮肤的吸血鬼飘在空中敲了敲糖果城堡的窗户。
“马上就好!”口香糖王子一边穿上白色的连体紧身作战服一边隔着窗户回答。马修李不知道自己的男友是怎么把这件神奇的衣服做出来的,只知道这件衣服不仅能勾勒出他修长优美的身体曲线,还能精确探测周围温度、压强和其它马修李不知道的物理量,手腕处像腕表一样的仪器可以射出弹药和致命的射线,必要时甚至还能在空中形成一堵坚固的防护墙。
平时口香糖王子并不会一直穿着这件危险的衣服,但这次他们要去一个未知的地方寻找传说中能带给人永远幸福的“瓦伦丁石”,据说去过那里的人不是在途中死亡就是下落不明,难怪口香糖王子会这么谨慎了。
“虽然穿上这件衣服的口香糖很厉害,但我也绝对不会拖后腿!”马修李看着口香糖王子调试手腕上的精密仪器暗暗地想。
“我准备好了,马修李。”口香糖王子打开窗户,对着在外面等得一脸不耐烦的恋人露出一个有些抱歉的笑容,“要我把‘昨天’叫过来吗?”口香糖王子口中的“昨天”是一只飞行速度非常快的巨鸟。
马修李听到后更加不高兴了:“你这是在嫌我飞得慢吗?”
“我只是怕你飞得太累了。”口香糖王子有些头疼,“你总是这样!按自己的想法理解别人的话,拒绝别人的好意……”
“别说教了口香糖,快上来。”这时马修李已经褪去吸血鬼的模样变成了一只巨大的蝙蝠,“骑在我身上吧,我的好男孩。”
口香糖王子看了看蝙蝠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明白他后面那句话额外的意思后脸一下子变得通红,羞愤地朝着他喊:“马修李!以后别这么说了!”
“哈哈,我可是个坏男孩。”蝙蝠形态的马修李对他眨眨眼。
“你已经一千多岁了,别那么幼稚了!”
“等你活到一千多岁再说吧!”马修李得意地看着口香糖王子从窗台爬上自己的背在上面稳稳地做好,才扇着那对巨大的蝙蝠翅膀离开糖果王国。
“呃,口香糖,我们该去哪里?”飞出去一段距离后马修李有些尴尬地问。
“你不会什么都不知道跑就出来了吧!”马修李听到背上的人无奈地叹了口气,“我的导航告诉我,瓦伦丁石就在暗黑森林的某一个山洞里,但具体方位还不清楚,只能在暗黑森林里慢慢找了。”
“暗黑森林啊……我已经有三百多年没有去过了呢。”马修李说,“里面没有什么好怕的,和这个名字完全不相符。”
“可是三百多年过去了,总归会有变化的吧?而且我听说,想要找到瓦伦丁石,就必须先通过森林的一系列试炼……”口香糖的语气里透露着一丝担忧。
“你不会害怕了吧,我的小王子?”马修李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捉弄男友的机会,“如果觉得害怕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哟。”
“谁在害怕啊!”口香糖王子猛地一扯马修李身上的毛,疼得吸血鬼直接叫了出来,“我只是想提醒你进了森林后不要——先停下马修李!我的导航显示这里的奥本海默-海因里希系数已经突破第三等级了!瓦伦丁石应该就在这附近!”
马修李不知道那个“xx系数”是什么,但他知道在“科学”方面他的口香糖男友一定是可靠的,于是他按照导航的指令降落,等口香糖王子下来后变回了吸血鬼的样子。
“口香糖,能不能把你那个导航的声音关掉?这样很容易吸引到森林里的怪物的。”马修李飘在口香糖王子身边有些紧张地左顾右盼,生怕有什么不知名的生物从黑暗中窜出来袭击正低头查看导航上各种复杂数据的男友。
和自己灰色的、毫无生气的皮肤不同,口香糖王子的皮肤是可爱的粉红色,一头深粉色卷发看上去软绵绵的,想让人咬一口——就是字面意思,因为口香糖王子的头发也是口香糖。
这时身旁的口香糖王子突然停下,脸上罕见地露出心虚的表情。
“那个,我好像忘记给这件衣服戴上消音器了……”口香糖王子不相信自己竟然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大脑有些当机,语速慢慢的,“要不,我们回去拿?”
“当心!”马修李对着一只从背后扑过来蓝色生物狠狠地踹了一脚。那只蓝色生物被踹出半米开外后又缓缓站了起来,口香糖王子这才看清它的正面——从外形上看像一只豹子,但皮肤像是被蓝油漆涂抹,光溜溜地没有一点毛发,嘴被分成了四瓣,周围嵌着四只疯狂的眼睛。口香糖王子被眼前这只扭曲诡异的生物吓了一跳,很明显,这只生物并不是遵循自然法则进化出的。
在这只姑且能被称作“豹子”的生物再一次冲向他们之前,口香糖王子从手腕上射出弹药杀死了它。被击毙的怪物倒下,身上的弹孔里流出亮绿的液体。
“太响了,我的小口香糖。”一旁的马修李环绕四周后吸吸鼻子,“它们已经朝我们这里过来了,也就是说,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哟。”
不用想也知道马修李说的“它们”是指什么。
口香糖王子抬头一看,树上的猫回过头,麻雀大小般的鸟从头顶飞过,树洞里有一只松鼠探出脑袋——它们无一例外都有着和那只“豹子”相同的蓝皮肤和可怖的脸。
“见鬼,这里受到辐射的变异生物怎么这么多!”口香糖王子抬起手腕对准那只“猫”,那只“猫”想从树上跳下来扑到口香糖王子身上,但在空中就被射杀了。
“是啊,很恶心对吧?”马修李想变成蝙蝠,但这里树林过于茂密,身体变大后只会让自己行动不便,好在马修李现在的姿态虽然看上去弱不禁风,力气却和巨型蝙蝠形态时差不多大,对付中型的辐射生物也绰绰有余。
“别让它们割伤或咬伤你!你会被辐射感染的!”口香糖王子回头不放心地看向马修李,毕竟自己还穿着一层防护服,而马修李身上只有一层薄薄的布料,如果马修李被辐射变异了,他就要花好几个月的时间制作能暂时消减辐射效果的特效药了。
口香糖王子清楚马修李除了能变成巨大的蝙蝠外还拥有其它比这些变异生物更加诡异可怕的形态,但这与受到辐射变异还是有许多不同的。
“口香糖!先不要对付它们了,它们数量太多了!我们先快点离开这里!”马修李扯着口香糖王子的胳膊往其它地方跑,但很快马修李和口香糖王子身后就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变异生物。情急之中,口香糖王子从兜里掏出一颗迷雾弹朝身后扔去。
“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马修李对口香糖王子投去赞赏的目光。
“别放松警惕,我们现在只是摆脱了刚才那些怪物,而且我身上只剩下一颗迷雾弹了。”马修李身后传来口香糖王子气喘吁吁的声音,“我们现在要快点找到那个山洞……”
“这边,口香糖,快!”口香糖王子看到一直在空中飘着的吸血鬼突然停了下来,欣喜地说,“我刚刚看见一只狐狸了!一只正常的狐狸!”
口香糖王子顺着马修李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有几只棕色皮毛的狐狸,狐狸看到他们后并没有扑过来,而是一溜烟地消失在低矮的灌木从里,口香糖王子从未觉得普通的狐狸也能这么可爱。
飘着飘着马修李感受到自己与身后那人的差距越拉越大,他回头想催促一下自己的男友顺便嘲笑他体力太差,但眼前的场景让他诧异地说不出话来。
不知什么时候,穿着那身白色紧身作战服的已经不是口香糖王子了,而是被辐射变异的人形生物。
“马修李!”人形生物开口,声音和口香糖王子一模一样,“其实就在刚才,一只变异的蛇咬了我的脸……”
吸血鬼的大脑“嗡”地一下炸开了。“不!口香糖,这不是真的!”马修李飞向遭受辐射的口香糖王子,绝望地看到对方的作战服已经被变异后长出的利爪和尖刺划破,口香糖王子端正的五官已没有一点踪影,他现在用四只眼睛无辜地看着他,分成四瓣的嘴一张一合,马修李却分辨不清他在说什么。
“你是要抛下我吗,亲爱的?”对方好像是这么说的。
真奇怪,马修李想,口香糖王子从来不会叫我“亲爱的”。
他灵机一动,问道:“糖果人的配方是什么?”
“诶?这、这个可是糖果王国的机密,我怎么能告诉你呢?”他无法读懂对方脸上的表情,但对方的声音听上去明显是错愕的。
“可是我现在是你唯一可以托付的人了,为了你的国家、为了你的糖果人民,你必须告诉我。”马修李眯起眼睛,他想起口香糖王子之前说过的“试炼”,也许这是森林试炼的一部分?
“呃,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配方是,我想想……33%的水,加上14%的葡萄糖,还有……”
“够了。”对方支支吾吾的回答已经证实了马修李的猜想,他飘到高处指着对方,笑容里半是轻松半是戏谑:“就凭你的智商,还想冒充噢噢大陆数一数二的科学家?我现在就要杀了你!”
就在马修李变成蝙蝠准备扑杀对方之前,他手腕上的通讯装置响了——那是口香糖王子出发前一定要让他戴的东西。他按下按钮,眼前跳出来一个绿色的屏幕,上面浮现出了口香糖王子的脸。
“嗨,马修李!你现在也在迷雾里吗?”屏幕闪了一下,很快又稳定下来。
“所以那个幻象只是迷雾?”
“你比我想象的聪明嘛,吸血鬼国王。”屏幕里的口香糖“噗嗤”一声笑出来,“这里的迷雾不仅能欺骗你的视觉,还能欺骗你的五感,所以你可以摸摸你看站在你面前穿着我的衣服的那只怪物,它不会袭击你的。反正我已经摸过这个样子的你了,手感很奇妙哦。”
“你还有这种兴趣?真恶心,口香糖。”马修李对着荧屏做出一个要吐的表情,逗得对面的口香糖王子“咯咯”地笑了起来。
“你只要跟着那只怪物走就好了,从我的导航上来看,他的确会带你朝克里特密度减小的地方走,就是迷雾没有那么浓的地方,按照这个森林试炼的机制我们应该会在那里再次相遇。”口香糖王子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千万不能袭击或者抛弃那只怪物!”
“等等,既然这里有迷雾,我为什么还能看到你的屏幕?”
“唔,这个现象很难对你进行科学的解释……打个比方,迷雾就相当于一个VR设备,而我的通讯设备发出的信号是不属于这个VR预计控制的范围内的……马修李,你在听吗?”
“好吧,我先相信你。”马修李对着屏幕挥挥拳头,“但如果你骗了我,哪怕这只是幻象,回去以后我也要教训你一顿!”
他按下结束通讯的按钮,居高临下地看着变异口香糖王子,语气认真而坚定:“亲爱的,我怎么会抛下你呢?你去什么地方我都会陪着你的。”
后面他果然看到了更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菲欧娜手拉着口香糖王子的手奔跑着,口香糖王子被寒冰女王公主抱,块团王子和口香糖王子一起坐在篝火旁吃烤棉花糖……
哦,这真是辣眼睛!这个森林的品味就这么差劲吗?马修李嫌恶地想。
和口香糖王子说的一样,他们走出了迷雾后在一个不起眼的山洞洞口相遇了。
“但愿你没有看到那些,呃,就是……”口香糖王子见到他后支支吾吾地说,看来他们双方都看到了一些不愿意看到的场景,不过现在总算找到埋藏着瓦伦丁石的山洞了。

他们来到了山洞的最深处,周围一片漆黑,只能看见一位闭着眼睛的美丽少女穿着一袭如祭祀般的白袍静坐在由黑曜石砌成的王座上,全身上下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
“旅人啊,恭喜你们通过了森林的试炼,你们之间的配合、忠诚和信任程度是常人无法比拟的……”空洞清冷的声音回荡在山洞里。
“还有机智。”马修李凑在口香糖王子耳朵旁悄悄地说。
“还有科学的力量。”口香糖王子也悄悄地加了一句。
“你们值得我的奖励。”少女睁开双眼,竟是两颗光彩夺目的宝石,把漆黑的山洞照得闪闪发亮。这时马修李和口香糖王子才看清周围的景象——岩壁是一块块美到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透明水晶——瓦伦丁石,其中镶嵌着的一对对恋人宛若琥珀中的昆虫,表情安静而祥和,似乎还沉浸在与恋人的美妙时光之中。
“现在,你们可以获得永远的幸福了。”少女缓缓抬起手掌对准马修李,从掌心射出一道射线。被马修李避开后射线所触及的地方变成了一大块和岩壁一样的水晶。
“旅人们,你们是在拒绝我的祝福吗?”少女再次开口,同时把手心转向口香糖王子。
“危险!”马修李把口香糖王子扑到一块水晶的后面,自己也滚了过去。
“马修李……我有一个办法,”口香糖王子心有余悸,说话时打着颤,马修李轻轻抚摸他的后背才让他恢复镇定,“如果她两只手都能放射出那样的射线,她一定会把两只手举起来同时对准我们,但刚才她没有,所以她只有一只手能放出射线……刚才我摔倒的时候碰到了周围的瓦伦丁石,探测器显示这些瓦伦丁石的密度只有第十克里夫级,用你的爪子割破应该没有问题……我的计划是,我先出去吸引住她,射线射过来时我会启动一个时间很短防护罩,你在这段时间里飞过去把她的那只手——咔嚓!”口香糖王子用手比了一个“砍”的姿势。

很快他们一起逃出了山洞,马修李变成了一只巨大的蝙蝠,载着口香糖王子飞向糖果王国。
“你注意到了吗?那些瓦伦丁石里面其实是液体哦。”口香糖王子躺在马修李毛茸茸的背部,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深邃的宇宙,“里面的人之所以看上去那么幸福,应该和那里的液体有关。”
“就像迷雾那样?只不过瓦伦丁石里面的人看到的都是美好的幻象。”
“嗯。”口香糖王子顺手摸了摸马修李身上的毛,软软的很舒服。
太阳还未升起,巨大的白月霸道地占据了大片夜空,天空中的星一闪一闪,像是投下对这对恋人的祝福,又像是看完一出好戏后无声目送着主演离开舞台。虽然马修李和口香糖王子都没有获得瓦伦丁石,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们已经拥有了彼此。

END

脑洞来自:想听这个人声嘶力竭地吼一声“NEINNNN!”
(心虚地打上tag

【太宰治中心】太宰治的难以置信的命运

天使艾米丽的梗(当然比电影差太多了,让·çš®åŸƒå°”·çƒ­å†…是神仙)
其实电影原名直译过来应该是"the Fabulous Destiny of Emily"?我猜
本篇无cp
大家都是普通人设定,所以所有人都性格大概都会偏向普通人多一点
(但这并不是你欧欧西的理由啊!)
出现的人基本都打了tag。。。但其实森先生戏份很少,如果觉得占了tag请告诉我,我会删
准备好了吗?以下正文开始!

22岁的太宰治喜欢在接吻时偷偷看对方的表情,喜欢把身上的绷带拆掉然后换上新的绷带,喜欢练习如何用铁丝撬开各种各样的锁,喜欢研究最舒适高效的自杀方案。
而使太宰治的命运彻底改变的是一个普通的早晨。
那时他正准备在后院里种一棵杉树好让自己以后能在上面吊死。因为种树时土会溅到衣服上,所以太宰穿着一件平时绝对不会穿出门的印着某电器公司吉祥物的红底体恤和一条墨绿色的长裤,戴好蓝绿色的塑胶手套,握着一把顶端开始生锈的铲子开始挖土。他发现他的铲子好像挖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发出清脆的“砰砰”声,竟是一个金属盒。这激起了太宰的兴趣,于是他把这个盒子挖出来,用手小心翼翼地抚去上面的尘土,却还是让铁锈沾到手套上了。太宰治打开这个盒子,里面躺着一本《金田一少年事件簿》的漫画,几颗弹珠和一张照片,照片上的男孩看起来不超过十岁,带着黑框眼镜,咧开嘴对着镜头。他把照片翻过来,看到反面用马克笔歪歪扭扭地写着“乱步”二字。
太宰治惊喜地意识到自己发现了一个小男孩的宝物盒,一股强烈的想要把这个盒子还给曾经是小男孩的“乱步”的想法从他的心里冒出来。同时,他告诉自己,如果自己这次助人为乐的行为能让那个人的生活发生一点变化,他以后就继续做个行侠仗义的“佐罗”; 如果没有,这会是他最后一次这么帮助人了。
为了不让更多人看到他这身可笑的衣服,太宰治躲到房间里给他的房东打电话:“森先生,您知道这儿以前住过一个叫‘乱步’的房客吗?”
电话那头穿来男人的笑声与年轻女孩撒娇的声音让太宰治翻了个白眼。“太宰君,真抱歉现在不是时候……爱丽丝吵着要我给她买新裙子呢。”森鸥外说,“这样,你等我过些时候翻一下以前的房客名单,再打给你怎么样?”
“……好的,谢谢你。打扰了”太宰治几乎是微笑着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的。他早就看现在这个房东不顺眼了,如果中午之前森鸥外还没有回复他,太宰治就要对他实行太宰式的报复了。
当时钟指针指向十二点的时候,太宰治就明白今天下午要做什么事了。
他换了一身比较符合当代审美的行头,口袋里揣了一根铁丝和一支水笔,戴上头盔,骑上小电驴去森鸥外的家。他算好了时间,这个时候森鸥外应该带着爱丽丝去商场挑选洋裙,一挑就是一个下午。至于太宰治是怎么知道森鸥外家的地址的,是因为他是太宰治。
太宰治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看着后轻车熟路地用铁丝撬开了森鸥外家的门。他换上森鸥外的拖鞋,好像这是在自己家里一样。很快太宰治就在森鸥外卧室的抽屉里找到了森鸥外口中的“房客名单”,上面果然有“乱步”这个名字,而且还是“江户川乱步”。太宰治用水笔把上面乱步的手机号码写在手背上,然后将这本厚厚的房客名单原封不动地塞回抽屉里。太宰治粗略估计了一下,此时距离森鸥外到家大概还有45分钟,足以让太宰治做一些自己喜欢的恶作剧了。
他先走到厨房里拿出一瓶马天尼和味精罐子,把一勺味精放到马天尼里,再把它们按原位放好。然后太宰治在森鸥外的花园里捉了一只蜗牛放到爱丽丝的衣柜里,和那些漂亮的小洋装放在一起。走之前他回头看了一眼卧室的闹钟,灵机一动把闹铃延后到早上十点。
太宰治心满意足地骑着小电驴回家了。如果有人看见了太宰治头盔下的表情,一定会认为那是属于恶魔的笑容。
回到家后,太宰治马上拨打了记在手背上的电话号码,对方没有接通。太宰治也不着急,他准备为自己的报复成功庆祝一下。对太宰治而言,没有什么比在酒吧里喝一口小酒顺便勾搭几个漂亮姑娘更好的庆祝方式了。

26岁的江户川乱步喜欢看在高档眼镜店试了许多眼镜后告诉店员他再考虑考虑时店员的表情,喜欢把眼镜拿下来、用眼镜布擦好再戴上去,喜欢把棒棒糖放进嘴里、把整个棒棒糖都咬掉后从嘴里拿出一根光溜溜的塑料棒,喜欢找出推理小说里的漏洞然后公布在网上。每个工作日的七点半他都会坐二十分钟的地铁去一栋写字楼里上班。但这个早晨会是他命运的转折点。
那时他嘴里含着刚咬下来的完整的棒棒糖从公寓里出来准备去赶地铁。他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又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准备一鼓作气冲过那盏红绿灯,偏偏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还是某当红美少女偶像充满朝气的录音。
“喂?”江户川乱步含着棒棒糖口齿不清,但能听得出来其中的不耐烦。
“看到前面的电话亭了吗?为什么不进去看一下呢?”电话那头的人用很快的速度说完这句话就把电话挂了,江户川乱步想继续追问下去,只能听到一连串“嘟嘟”的忙音。他一看来电显示,发现应该是从电话亭打来的。
江户川乱步一头雾水,但与生俱来的强烈的好奇心趋势他暂时无视可能迟到的风险走向那个电话亭。
当他看到那个静静地躺在电话架上的、严重生锈的小铁盒时,天知道他怎样不让自己当场大叫出来的。
当他几乎是怀着虔诚的心颤抖着打开盒子后,眼前的东西击破了江户川乱步心中最坚硬的防线。他想起他小时候第一次出城旅游时的兴奋,想起偷偷买推理漫画书被父母发现然后撕掉的痛苦,还想起了假装没看到他和同学在体育课时打弹珠的福泽老师,那个会和他一起讨论推理故事漫画的福泽老师……
在一个忙碌的早晨,在一个有些破旧的、贴满小广告的电话亭里,26岁的江户川乱步捧着一个小铁盒哭了。

太宰治再一次看到曾是小男孩的江户川乱步是在附近的一间酒吧里,在江户川乱步拿到装满童年回忆的小铁盒不久后。太宰治看到那个比自己稍微年长一些的男人抱着公文包坐在吧台前哭得像个真正的孩子。这个时间的酒吧客人很少,因此江户川乱步的存在在此时此刻无比突出。“你永远也猜不到今天早上——就在刚才——发生了什么。”他看着吧台前的男招侍,却也并非是在向他倾诉,只是随意地找到某个人把自己的目光聚焦在上面:“你知道吗?希望其实是真实存在的……我曾经一直想当一名侦探,但因为种种原因……”男招侍也不理会这个哭卿卿的男人,只是自顾自地擦桌子、整理酒瓶的位置,然后随口附和几句。
突然,江户川乱步将目光转向身旁的太宰治:“你相信希望吗?”
太宰治的眼镜被他眼里的明亮刺得有些疼,于是他轻咳了一声,马上转过头把酒杯里剩下的酒一饮而尽。酒水下肚的时间太短了,以至于太宰治一时间分不清自己是被这酒呛到了还是被烈到了。
“我已经准备好辞掉现在的工作了……我要成立自己的侦探社,成为一名真正的侦探!……”江户川乱步继续在一旁滔滔不绝。太宰治看了一眼已经喝得满脸通红的江户川乱步,把自己的酒钱付了,然后吹着口哨走出酒吧。
“不知道此时的森先生会怎么样呢。”太宰治想到这里,嘴角又往上翘了几个弧度。

FIN

希望文野粉们不要打我orz当然看了之后你们感觉开心那就最好啦!(wink)

(占tag预警)
做了一组安利音乐剧的表情包,希望能有更多的小伙伴吃下音乐剧安利(醒醒)